对叶冰蓝的态度非常不好叶冰蓝明明要比他大上

  你不让座就不让座好了,何必骂的那么难听?再说了,老头老太太招你惹你了,要用这么恶毒的语言来骂?
 
    眼镜男摔倒在过道里,还没爬起来呢,结果肌肉男干脆直接骑在了他的身上,不由分说的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
 
    “认不认错?道不道歉?”肌肉男继续打着,一身正义感爆棚。
 
    眼镜男嘴里还是不干不净的,肌肉男于是手上也不停歇,全车厢没有一个人来拉架的。
 
    十来个耳光抽下来,这眼镜男已经彻底的七荤八素了,他倒是死鸭子嘴硬,死撑着不道歉。
 
    那肌肉男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对着车厢里面喊道:“兄弟们,我到站了,换谁来继续?继续给这个没教养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苏锐差点笑出来,这个哥们确实太搞笑了,他到站了还要换人来继续打。
 
    不过看到眼镜男那个惨样,也没谁上来动手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眼镜男才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爬起来,此时他已经是被打的鼻青脸肿了,惨不忍睹。
 
    他捡起被踩扁了的眼镜,掰了掰镜框,重又带在了脸上,然后看了苏锐一眼。
 
    苏锐分明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到了怨毒的光芒!
 
    是的,就是怨毒!
 
    尼玛,老子不是就用塑料袋蹭了你一下吗?至于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此时的苏锐并没有和这种家伙置气的兴趣,于是转过脸去了。
 
    过了十分钟,苏锐也到站了。没想到,他居然和眼镜男在同一站下车。
 
    叶冰蓝早就已经站在地铁口等着了,看到苏锐来了,连忙快步走过来,帮苏锐拎东西。
 
    “哥,你来就来了,拎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叶冰蓝说道:“这得花不少钱呢。”
 
    “你哥我又不缺钱。”苏锐微微一笑,忽然发现有人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边。
 
    正是那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眼镜男。
 
    “叶冰蓝,这是你男朋友?”那个眼镜男冷冷问道,眼底带着浓浓的不屑。
 
    听着他的语气不怎么友好,苏锐的眉毛一横,刚要说话,只见到叶冰蓝惊讶的说道:“仕龙,你怎么了这是?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都差点没认出来。”
 
    苏锐能够听出来,叶冰蓝的语气里满是关心,而这话落在眼镜男的耳朵里面,就全部都是嘲讽了。
 
    “还不都是你男朋友干的好事!”
 
    这眼镜男重重的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随后快步离开。
 
    苏锐看着这家伙的背影:“这哥们谁啊?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我五叔的儿子,叶仕龙,现在正在首都工业大学上学呢。”叶冰蓝无奈的笑了笑:“今天我爸过生日,他才回来的,看样子老大不情愿的。”
 
    “这是你五叔的儿子?看起来和你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啊。”苏锐眯了眯眼睛,此时叶仕龙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
 
    ps:昨天还完了欠债,没想到今天一大早,烽火戏猪头_1兄弟就送上了十万赏!拥挤人潮兄弟也给了三万赏助攻!
 
    今天继续四更!我们的互相伤害永无止境!加油加油!
 
 第1446章 家长里短
 
    每个家族里面都有很多很多的奇葩,叶家同样也不例外。
 
    苏锐把发生在地铁上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叶冰蓝,后者摇了摇头:“这个叶仕龙,五叔给他取这个名字,原本是想要让他成为仕途之龙,谁能想到他从来都是无心学习,高考落榜,还是五叔托了好多人,才把他给塞进了首都工业大学。”
 
    叶冰蓝继续说道:“他一直沉迷在游戏里面,据说他游戏里的那几个号都已经花了上百万了,没日没夜的玩,五叔想管也管不了。”
 
    “为什么管不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要是我儿子是这样,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br——小说 />
 
    “因为五婶一直惯着他,从小就是百依百顺,都快要宠上天了。”叶冰蓝说道。
 
    苏锐摇了摇头,叶仕龙玩游戏归玩游戏,但是从地铁上面动辄对老人指着鼻子咒骂的情形来看,这个家伙的人品真的不怎么样。
 
    再者说了,苏锐只是让个座而已,他叶仕龙凭什么要对苏锐露出那么怨毒的眼神来?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对你似乎并不太友好。”苏锐说道。
 
    他的嗅觉非常敏锐,从一丁点的小事就能够判断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来。
 
    本来马上就要去叶家登门拜访,他的心情是极好的,可是,一看到叶仕龙居然对叶冰蓝是这种态度,苏锐的心情还怎么能高的起来?
 
    苏锐担心的是,叶冰蓝是养女的身份,这些年来有没有在叶家受委屈?
 
    看着丫头的性子,明显也是报喜不报忧,苏锐的心里面开始笼罩上了一层阴霾了。
 
    无论是叶婉君,还是叶仕龙,貌似都不是什么太好相处的人,尤其是后者,对叶冰蓝的态度非常不好。叶冰蓝明明要比他大上好几岁,可是这个家伙刚刚都是直接称呼其名字,连一声姐姐都不喊。
 
    就凭他们的态度,叶冰蓝在叶家的日子绝对不会像想象中一样!
 
    或许,整个叶家上上下下能够真心对待叶冰蓝的,也就只有老四叶醇书和他的妻子伍静了。
 
    看着苏锐深深蹙眉的样子,叶冰蓝拍了拍苏锐的胸口:“哥,你是不是要生气?”
子本名叶焕,也是年少从军,在某次对外战争之中战绩出色,后被授予上将军衔,也算是曾经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
 
    不过叶焕到了后期,基本上离开了一线,他的这种上将军衔在权力方面和掌控着整个陆特的张玉干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叶家发展到了现在,第二代基本上已经完全被甩开了差距,明显后劲不足。
 
    不过叶焕老两口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叶焕本身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在老爷子的眼睛里面,现在的生活比起之前来已经好的太多了,儿女平安,阖家幸福,这些情况是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所不可能享受的到的。
 
    在五年之前,除了叶醇书两口子之外,叶家的几个二代都还在外面住呢,他们不喜欢这老宅子,因此在结婚成家之后,就通通搬出去了,也就只有周末才回家吃个饭。
 
    可是,为什么在前几年他们又都统统搬回来了呢?